中国就是专家太多了,一群纸上谈兵的人。我家十亩果树冬天必须把杂草烧了,一个是防火一个是当肥。有些地方还专门人为的一点一点烧荒山,如果不烧一个烟头着了火都没法控制。几千年的经验比不上专家,烧荒能有多少污染?我觉得专家们都不开车空气就好了。谁对谁错留给子孙后代来评判。

咨询法律问题可拨打电话136-8887-5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