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时,夫妻双方同意将房产赠与其中一方,那么如何平衡房产赠与与房产协议的关系呢?什么时候可以确定它是房屋捐赠,什么时候可以确定它是分割协议?

四川省高级法院曾经审理过一个案件,认定它的出现是一份礼物,但其实质是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

婚后,陈红和的父母出资扩建了房子,但拆迁补偿全部以父母的名义登记。

两人离婚时,郭林答应为陈红再买一套公寓,装修后交给女方,产权登记在她名下。

但事实上,郭林离婚后并没有给陈红买房子。他认为自己没有双方约定的赠与财产,也不能履行赠与协议,也没有实际交付赠与财产,赠与合同未成立。

最终,人民法院认定双方似乎都在捐赠,但事实上这是夫妻财产的分割,郭林应该履行协议。

在处理夫妻之间的礼物时,《合同法》关于礼物或《婚姻法》关于婚姻财产的规定是否适用?

哪部法律适用直接影响到协议能否履行以及房子是否转让。正如我在前一篇文章中已经提到的,《合同法》第186条第1款规定:

赠与人可以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撤销赠与。

因此,如果适用《合同法》,那么郭林有理由声称,在产权转让之前,房地产并未实际交付和撤销。

如果适用《婚姻法》,本赠与协议具有法律效力,基本上难以撤销。

在司法实践中,我国一般依据《婚姻法》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规制。

首先,夫妻双方可以就财产达成协议。有些看起来像是礼物,但实际上他们分割了财产。

《婚姻法》第39条第1款规定,

离婚时,夫妻共同财产由双方协议处理。协议不成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本着照顾子女和妇女权益的原则作出判决。

在上述案件中,郭林与陈红同意离婚,郭林在双方父母共同确认、共同出资的基础上,达成协议为陈红购买房屋并支付租金。

这不是免费的礼物,而是夫妻共同财产分割的特殊待遇。目的是简化夫妻共同财产分割的方法和程序。

第二,夫妻之间的财产协议具有约束力。

《婚姻法》第19条第2款规定,

夫妻之间关于婚姻期间获得的财产和婚前财产的协议对双方都有约束力。

离婚时,郭林承诺为陈红购买房屋并支付租金,并签署了一份对双方均有约束力的书面协议。

因此,郭林以不能履行捐赠义务为由违约,没有人民法院的支持,陈红可以依法取得相应的房屋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