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姻法不动产分割案

2011年8月8日星期一开庭审理时,其妻子朱女士委托的律师仍辩称,根据《婚姻法》第二司法解释的规定,高先生婚后取得的房地产产权证,有一半是其妻子的。一周之后,就在一审判决下达之前,婚姻法第三司法解释突然落地,以致婚房与朱女士无关。

在试验期间,证实她的丈夫有两次出轨

2007年4月,朱女士与高先生通过公司内部网络相识,高先生对朱女士的欺骗始于他们相爱之时。首先,高先生隐瞒了自己的婚姻史,欺骗了来自武汉的朱小姐,让她和他一起住在南京。在2008年9月收到结婚证后,朱女士突然收到小三的短信,称她是高先生的同事,已经怀上了高先生的孩子。她还决定生下孩子,希望朱女士能帮助她的孩子,并自愿与高先生离婚。不知情的高先生当时是真心忏悔的,父母劝阻,朱女士又忍了一次。

朱小姐怀孕后,在高先生的衬衫里发现了一条女式丁字裤。高先生再次承认他在鸟巢旁吃草,并与另一位同事有染。这两个出轨的经历,可以在高先生2011年4月20日的保证函中反映出来。尽管朱女士两次原谅了丈夫背叛自己的婚姻,但在确认第一任情妇确实生下高先生的儿子后,朱女士对自己的婚姻完全失去了信心,于是委托江苏福和永恒律师事务所的婚姻专业律师张磊提起离婚诉讼。

一周后,她丈夫的态度大不相同。

8月8日下午,六合区法院法庭,面对高先生亲笔书写的担保书,高先生强烈辩称,这是丈夫和妻子开玩笑写的,称这是其妻子朱女士对自己的侮辱和诽谤。但法院正在谈证据,审判长在审判结论中说,高先生出轨的两次婚姻是导致夫妻关系破裂的直接原因,高先生应对婚姻破裂负全部责任,并在法庭上予以批评。在决定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将充分考虑高先生的过错和朱女士带女儿的实际情况。

在离婚诉讼中,朱女士要求分割的共同财产主要是他们的婚姻房。该房产是高先生的父亲婚前购买的二手房。然而,由于各种原因,直到他结婚后,财产证明才完成。根据《婚姻法》第二司法解释的规定,除非另有规定,否则其中一个孩子的父母婚后购买并以其中一个孩子的名义登记的房屋的一半被视为给年轻夫妇的礼物。朱女士还主张,根据这一条的规定,这两所房子是自己的一半。

在庭审中,主审法官还特别询问在法庭作证的高先生的父亲,他是否明确表示,房产应在他儿子买房时交给他,与他人无关。高先生的父亲坦率地承认,他没有具体说明他的儿子。不难看出,主审法官是根据《婚姻法》第二司法解释的规定审理此案的。朱女士看到了法院胜诉的希望,即财产是夫妻共同财产,应当分割。

庭审后,法官没有在法庭上做出判决。这个计划让原被告夫妇有一周时间重新考虑。如果有和解或调解的可能,这将是高先生最好也是最后的机会。当时,高先生还委托律师出庭。他知道自己的财产有一半不安全,在庭审前改变了"不讨论,见法庭"的态度,主动给妻子朱女士发了短信,说一切都是他的错。我真的很抱歉。他将尽最大努力为朱女士筹集资金,希望朱女士不要为了她的女儿与他树敌。

出乎意料的是,在最后一周的星期五,也就是8月12日,最高法院宣布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2)第二十二条若干问题的解释:当事人结婚后,父母双方共同出资购买房屋的,除父母明确表示向一方捐赠的以外,该出资视为对双方的赠与。

石家庄律师网表示,在我国,产权人取得房屋产权的时间是房产局以个人名义登记产权的时间。因此,在本案中,即使高先生的父亲出资的时间在高先生与朱女士结婚之前,高先生取得产权证的时间也在高先生与朱女士结婚之后。因此,在《婚姻法》第三条司法解释实施前,在高先生的父亲没有书面证据证明其将财产权明确赠与其儿子的前提下,根据《婚姻法》第二条司法解释的规定,该财产仍可被法院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因此,朱女士具有

新婚姻法司法解释第七条规定:父母一方婚后购买的房产,其产权登记在投资者子女名下的,可视为赠与其子女之一,该房产应视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