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离婚案件。林伟和吕(化名)婚后一直住在海淀区北下关一套两居室的公寓里。2001年5月,夫妻二人花了7.8万元购买了该房屋的产权,房产证上写着林伟的名字。2003年2月,吕以自己的名义以按揭贷款的方式购买了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北辰绿色家园的一套三居室住房。这所房子的总价是32.7万元。吕首付9.7万元,向银行借款23万元,贷款期限20年。从2003年2月起,陆开始每月向银行还款1600元。在诉讼中,双方同意离婚,但在财产分割上有很大的分歧。吕坚持认为,她从银行按揭贷款购买的朝阳区北辰绿色家园的三居室公寓,完全是用自己的积蓄购买的,不应分割为夫妻共同财产;林伟认为吕是用自己的钱买下了这栋房子,请求法院决定更换产权人并代其偿还贷款人。法院最终作出以下第:号判决,允许林伟与陆离婚;林伟拥有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北下关的两居室,吕拥有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北辰绿色家园的三居室。吕负责偿还贷款。法院判决的理由是:根据《》的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中获得的财产应分割为夫妻共同财产。由于本案涉及抵押贷款购买的房屋,对该类房屋的处理不仅要涉及产权,还要涉及当事人与银行之间贷款合同的法律关系。考虑到离婚后双方的生活便利性以及未来贷款合同的履行,在不改变产权人和借款人的情况下履行原合同更为方便。因此,法院最终裁定海淀区北下关的两居室房屋属于林伟;吕拥有朝阳区北辰绿色家园三居室,贷款由吕偿还。判决生效后,双方都没有上诉。[1]虽然此案已经结案,但仍有一些问题值得我们深入思考。近年来,按揭购房已经被成千上万的普通人所接受,而当法院审理婚姻家庭案件时,他们也越来越暴露出这样的问题。由于我国对夫妻共同财产和共同债务的分割有抽象的规定,大多数法院在处理这类案件时都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状态,许多法院的判决也不一致。造成这种困惑的原因是以下几个问题难以解决:
第一,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中以自己的名义购买的房屋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第二,购房抵押贷款合同的债务是否应由夫妻双方共同履行,并承担连带责任?第三,法院的判决可以对银行执行吗?

二、中国现行法律的规定

首先,中国的《婚姻法》明确规定了夫妻共同财产和个人财产。
第17条第1款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期间获得的下列财产应由夫妻共同拥有:
(1)工资和奖金;
(二)生产经营收入;
(三)知识产权收入;
(四)继承或者赠与所得的财产,但本法第十八条第三项规定的除外;
(五)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第18条规定:"在下列任何情况下,它是配偶一方的财产:
(1)一方的婚前财产;
(二)医疗费用、残疾人生活补贴以及一方因身体伤害获得的其他费用;
(三)或者赠与合同中确定只属于丈夫或者妻子的财产;
(四)一方专用的生活用品;
(五)属于一方的其他财产。”在这种情况下,因为双方都不主张用自己的个人财产购买房屋,所以这两栋房屋的现有价值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无论他们是用婚后的经济收入购买的

但是,问题的复杂性在于,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并没有完全还清陆所购房屋的抵押贷款,所以他只能假设该房屋的现有价值属于夫妻双方;现行婚姻法没有规定未来利益(获得所有权的利益)是否仍应被视为夫妻共有。我国《婚姻法解释(二)》第21条第1款仅规定:“离婚时双方对尚未取得所有权或完全所有权的房屋发生争议,协商不成的,人民法院不应判决该房屋的所有权,而应根据实际情况判决该房屋供双方使用。”显然,这一条款不能解决本案中的问题。

其次,本案的妻子陆以夫妻共同财产购买了该房屋,根据我国现行婚姻法,其单方购买行为对其丈夫林伟是否有效?中国《婚姻法》第17条第2款规定,“夫妻有平等的权利处置共同所有的财产”。2001年12月第《婚姻法解释(一)》号法律第17条也规定:“婚姻法第17条关于‘夫妻有平等权利处分夫妻共同所有的财产’的规定应理解为:
(1)夫妻在处理夫妻共同财产时享有平等权利。由于日常生活的需要,任何一方都有权决定如何处理夫妻共同财产。(二)因日常生活需要,夫妻双方应就夫妻共同财产做出重要决策,双方应平等协商,达成共识。如果其他人有理由相信这是夫妻双方的共同意愿,另一方不得以不同意或无知为由反对善意的第三方。”一些学者对该条款的理解是:在正常情况下,夫妻共同财产的处分只有在夫妻双方同意的情况下才具有法律效力,除非第三人善意取得并支付,或者夫妻双方事先已经同意。[2]根据这一理解,我们认为,如果林伟不知道,事后又不批准,银行无权要求他承担连带责任。但是,2004年4月1日生效的第《婚姻法解释(二)》号法律第24条规定:“债权人主张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中以自己的名义所负债务的权利的,应视为夫妻双方的共同债务。但是,配偶一方可以证明债权人和债务人已经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可以证明他们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的情形。”根据这篇文章,只要银行和吕不明确同意这是个人债务,林伟和卢就应该共同清偿这笔债务。本案中,由于林伟主张该房屋归他所有,可以理解为他已经追认,且无论吕与银行有无协议,都应视为夫妻共同债务。但是,如果林伟不批准,他仍然需要按照《解释(二)》的规定承担连带债务。这项规定合理吗?
[!--empirenews.page--]

第三,中国《民事诉讼法》第230条规定:“在执行中,如需办理产权许可转让手续,人民法院可以向有关单位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有关单位必须办理。”根据这项规定,银行有义务协助执行法院判决。然而,在这种情况下,银行作为“抵押”贷款合同的一方,完全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执行协助的主体。如果法院决定改变财产所有人和借款人,将不可避免地影响银行作为自由交易主体的利益。考虑到实践的方便,本院在本案中直接裁定,夫妻一人拥有一套房屋,而吕仍是该套“抵押”房屋的使用人和付款人,银行可以继续履行与吕签订的合同。但是,法院的这一判决违反了中国《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的规定。不管这一条是否公平,根据这一条,银行有义务在离婚后要求丈夫和妻子一起清偿债务,法院不能仅仅因为方便实践而剥夺银行的权利。其次,《民事诉讼法》第56条规定:“第三人认为自己对双方的诉讼标的有独立请求权的,有权提起诉讼。对于双方当事人的诉讼标的,第三人没有独立请求权,但处理案件的结果与其有合法利益关系的,可以申请参加诉讼,或者人民法院可以通知其参加诉讼。人民法院裁定,承担民事责任的第三人享有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和义务。”根据这一规定,银行可以作为第三方参与诉讼,但随着离婚案件的增加和抵押贷款的普及,如果银行在每一个案件中作为第三方参与诉讼,银行的交易成本将会严重增加。

三种思想及其启示

首先,对于未来取得抵押房屋所有权的利益,法律本身应该是逻辑统一的,因此可以与婚姻法关于知识产权收益的规定相比较。《婚姻法》第17条明确将知识产权列为夫妻共同财产。然而,现实生活中有一种常见的情况:在婚姻关系中,配偶一方创造了知识产权,但知识产权的好处只有在离婚后才能获得。为解决这一问题,《婚姻法解释(二)》第12条明确规定,《婚姻法》第17条第3项规定的“知识产权所得”是指婚姻关系中实际取得或明确取得的财产性所得。也就是说,知识产权的预期利益也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因此,只要可以预见,吕有能力还清的按揭贷款,这房子应该是夫妻共同所有,但现在却成了共同使用关系。当然,从理论上讲,关于知识产权的这一规定是否合理是有争议的,本文不在此讨论。[第页]

其次,我国《婚姻法》没有明确规定夫妻共同财产的权利内容和共同债务的范围,导致司法制度在这方面的混乱。事实上,外国对夫妻财产关系有非常具体的规定。对于我们遇到的这种情况,他们可以通过规定“日常家事代理权”和“夫妻共同债务范围”来解决。日常家庭事务代理权是指配偶一方有权在日常家庭事务中代表另一方和第三人的某些法律行为,由此产生的法律后果由配偶双方共同承担。这一制度最初起源于罗马法,后被两大法系所吸收。所有国家都对家庭代理的范围做出了限制。根据《瑞士民法典》的第166条,夫妻任何一方共同生活以处理日常家庭事务。对于日常家庭事务之外的事务,当另一方配偶或法官授予他处理事务的权利时,一方配偶可以代表婚姻和共同生活处理家庭事务,并且为了婚姻和共同生活的利益,某项事务不能拖延,另一方配偶不能因疾病、缺席或类似原因表示同意。史尚宽认为夫妻一方可以代表所有必要的事务,主要包括购买食物、光和热、衣服等。

(适当的)保健、娱乐、医疗保健、儿童教育、购买家具和日用品、雇用女佣和家庭教师、亲戚朋友的礼物、订购报纸和杂志等。[3]由此可见,在许多国家和地区,用按揭贷款买房不属于夫妻家庭代理权的范围。那么这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范围呢?

第《法国民法典》号法令第220条还规定:"丈夫和妻子都有权为维持家庭日常生活和教育子女的目的签订合同。配偶一方据此缔结的债务对另一方具有连带约束力。但是,根据家庭的生活条件,无论所开展的活动是否有益,无论订立合同的第三方是好是坏,都不存在这种明显过度开支的连带责任。如果购买和贷款是分期付款,没有丈夫和妻子的同意就没有连带责任;然而,这种小额购买和贷款是家庭日常生活所必需的,事实并非如此。”因此,单方购房抵押贷款应属于个人债务,而不是夫妻共同债务。
[!--empirenews.page--]

目前,我国关于夫妻共同财产关系的规定非常有限,由于缺乏明确的夫妻享有的财产权,难以确定共同债务的范围。

虽然《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规定,一方的外债应由双方在婚姻存续期间偿还,但这既没有法律依据,也没有政策考虑。例如,在这种情况下,在签署抵押合同时,银行没有考虑事先不知情的丈夫是否同意,根据解释
(2),丈夫被剥夺了否认的权利。这违背了我们民法的精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89条,在共有关系存续期间,如果部分共有人擅自处分共有财产,一般视为无效。《合同法》第48条还规定,行为人无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终止代理权后以委托人名义订立的合同,未经委托人追认,对委托人无效,由行为人承担责任。虽然根据我国现行法律,本案抵押房屋应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应由夫妻共同清偿,但如果林伟拒绝追认,笔者倾向于法国民法典的做法,将分期付款购房所欠债务单方面归属于吕。但是,林伟只享有权利,不承担债务,这在法律上也是不公平的。因此,吕取得该房屋部分所有权所发生的费用,可以按不当得利返还。

为了更好地帮助法院解决纠纷,笔者主张,一方面,我国应完善婚姻法的规定,首先,可以明确规定各种期待利益是否可以视为夫妻共同财产;
第二,明确夫妻双方享有的财产权利和义务,规定夫妻对共同财产的占有、使用、管理、收益和处分的权利以及在家庭事务中的代理权,相应的权利可以规定夫妻一方或双方因共同生活需要所产生的债务、所产生的债务、为履行法定赡养和其他义务所产生的债务,或者根据双方协议所产生的连带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除了规定普通债务外,还必须规定个人债务的范围。另一方面,在实践中,银行可以采取一些积极的措施来提供各种合同方案,而不是简单地增加一个格式条款供对方选择。例如,在这种情况下,银行可以同意吕的债务是应由吕个人承担还是由夫妻双方共同承担。如果他们一起承担债务,必须征得林伟的同意。

资料来源:婚姻律师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