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介绍]

现役军人项琦(男)和王强(女)于1992年7月登记结婚。婚后没有孩子。因为两地长期分离,夫妻感情淡漠。2005年春节后,两人多次讨论离婚事宜,女方要求分房补贴。这个人自称是军人,所有的住房公积金和住房补贴只能在一定条件下提取,但现在不可能提取现金。坚决反对。谈判失败。2005年12月,王强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要求终止夫妻与香汽的关系,同时要求依法以香汽的名义分割住房补贴。

审理过程中,双方提交了各自单位的证明文件,证明该男子名下的住房补贴总额为61386元,自1992年7月以来的金额为43479.54元。

[法院判决]

法院认为,项琦辩称自己是军人,他的所有住房补贴只有在一定条件下才能收回,这应该理解为:虽然现在不能收回住房补贴,但双方婚姻关系期间的具体金额可以计算,所以法院可以先将此进行分割。庭审中,项琦同意了王强的离婚请求,法院没有异议。判断如下:1 .项琦与王强离婚;2.本判决生效后10天内,向其支付王强住房补贴21,739.77元。

[蒋律师分析]

本案涉及军人住房补贴是否为夫妻共有财产。我明确地说,军人的住房补贴和住房公积金是夫妻的共同财产。下面从法律规定、军队住房补贴的目的和用途等几个方面进行分析和讨论。

首先,根据2004年4月1日生效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11条第2款,在婚姻关系期间,男女双方实际获得或应获得的住房补贴和住房公积金应为夫妻共同拥有的财产。因此,军人名下的住房补贴和住房公积金也应视为夫妻共同财产。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尽管被告的旗帜是士兵的身份,但它并没有超越法律的特殊性。此外,法律没有明确规定住房补贴是个人财产。尽管《军队人员住房资金管理暂行办法》规定个人账户中的住房资金属于军人,但这一表述并不意味着住房补贴是军人的个人财产。这一规定是考虑到国家实行住房补贴,以确保军人有住房。具体来说,丈夫和妻子如何处理这部分财产应由双方或国家同意。本规定与法律相抵触的,以法律规定为准,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显然比《军队管理暂行办法》更为有效。

其次,从军队住房补贴和住房公积金制度的目的和用途分析,住房补贴和住房公积金也是夫妻共同财产。在军队中实行住房货币分配制度的目的是与全国范围内的城市住房改革措施相结合,使军人及其家庭能够购买和居住住房,缩小军队与地方住房权益之间的差距;就用途而言,该房产专门用于军人家庭的住房消费。也就是说,这种住房的货币化具有与工资相同的功能,两者都包含了保障婚姻家庭基本生活的功能,因此不具有特定于特定人的严格性质。

军人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住房补贴和住房公积金应当是夫妻共同财产。

第三,项琦自称为军人,所有的住房公积金和住房补贴只能在一定条件下提取,但现在根本不能提取,所以他以不能提取为由拒绝分割,这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尽管在分组中有一定的障碍

此外,军人的住房补贴和住房公积金并不总是不可撤销的。根据军队的有关规定,军人或其继承人在转业、返回军队住房、建造或购买自己的住房以及死亡时,有权提取住房补贴和公积金。也就是说,住房补贴和公积金不是不可撤销的,但如果条件满足,可以撤销。如果士兵的配偶被剥夺了分割的权利,士兵的配偶的权益将会受到明显的损害,士兵的配偶的财产权将会受到侵犯。

本案中,作为军人的妻子,王强有权根据《司法解释二》的规定,在双方婚姻存续期间平均分配向其发放的住房补贴,法院的判决符合立法精神和法律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