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营业收入,如果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离婚后,本案当事人发现一方隐瞒了对外债权,于是再次起诉要求分割夫妻共同财产!这样的诉讼赢得了法院的支持!

 【案情】

原告:王。

被告:邱新伟。

原告王与被告邱新伟于1989年12月20日登记结婚,并于1990年6月生育女孩邱曼曼。1997年9月4日,一辆东风自卸车被购买。被告的父亲邱顺福的名字出现在购买发票上。被告之父邱顺福找到桐柏县公路局领导,并以邱顺福的名义与公路局签订了贷款协议。卡车借(进)了公路局,但被告在公路局建设期间用它来运输。

2000年9月12日,原被告与被告同意离婚,双方达成如下协议:
(1)邱曼曼由原告抚养,被告分别于2000年12月31日和2001年12月31日支付抚养费5万元、2万元和3万元,邱曼曼从初中到自理的费用由被告承担;
(2)共同财产东风汽车,三居室、一居室房屋归被告所有;
(3)所有连带债权债务均属于被告。

2001年1月16日,邱曼曼向被告提起诉讼,要求追回赡养费,并申请财产保全。桐柏县人民法院裁定,被告的运费在桐柏县公路局?21000?人民币被冻结后,法院做出了民事判决。判决生效后执行期间,被告以其父亲邱顺福的名义签署了借款单,并支付了判决确定的抚养费,案件得到了解决。

此外,经查,2000年10月30日,被告公路局名下争议货车的应付账款和往来账款分别为85,816.08元和79,203.08元,抵扣税款和其他余额分别为68,669.38元和34,656.98元。

2001年4月1日,这两笔资金转入明细账“邱顺富”,共计103,326.36元。

在审判过程中,被告对原告提供的离婚协议、法院判决、判决书、公路局财务凭证、购货发票等书证的真实性无异议。

原告王诉桐柏县人民法院,称:1989年12月20日,原被告与被告登记结婚,1990年6月,一名叫邱曼曼的女孩出生。2000年9月12日,双方同意离婚。2001年,邱满满起诉被告索要儿童保育费,原告在被告离婚时发现被告拥有巨额隐性债权,并索要8万元债权。

被告邱新伟答复称,东风汽车归其父邱顺富所有,公路局的债务(运费)也归其父邱顺富所有。离婚时,原被告与被告约定“共同债权债务归男方邱新伟所有”,被告没有隐瞒共同财产。要求驳回原告的要求。

【审判】

桐柏县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营业收入,如果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夫妻在家庭中地位平等,在处理共同财产方面权利平等,禁止一方侵犯另一方。《中华人民共和国》第47条规定:“离婚时,一方隐匿共同财产,侵占另一方财产的,可以少分或者不分共同财产。离婚后,如果对方发现有隐蔽行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重新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在这种情况下,被告隐藏了共同财产,所以他可以得到更少的分数。原告要求的8万元太高了,由他决定6万元是明智的。桐柏县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第47条于2003年6月16日裁定如下:

被告邱新伟在桐柏县公路局隐藏的债权(运费)为103,326.36元,属于被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