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涉及一个典型案例:离婚后,如果一方当事人被发现藏匿、转移、出售或毁坏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企图侵占另一方当事人的财产,另一方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重新分割夫妻共同财产。那么转让的财产应该如何分割呢?

 基本案情

杨女士(化名)和张先生(化名)于1996年相识,并于1998年登记结婚。他们婚后关系很好。他们是令人羡慕的一对。这个女人温柔体贴,在事业上尽力帮助她的丈夫。这个人工作努力,事业有成,生意兴隆。丈夫和妻子都经历过创业的艰辛和成功的喜悦。

为了更好地照顾这个男人,这个女人成了一个全职妻子,并慢慢地停止参与这个男人的生意。渐渐地,女人发现男人回家越来越少,呆在家里的时间越来越短。对她的态度越来越MoMo。起初,杨女士认为她丈夫太忙太累了。她不在乎,但后来发现她的丈夫不让她接他的电话,也不让她看他的短信。每次回家,我都会删除手机里的所有短信。杨女士隐约发现她丈夫有事瞒着她。最后,有一天,她发现她的丈夫和另一个女人非常暧昧。接下来,两者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糟糕。爱生恨,MoMo和争吵成了家常便饭。互不信任使双方在口头上互相伤害。原本幸福的家庭变得没有一丝温暖。

 庭审追踪

2002年4月15日,张先生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首先,该妇女不同意离婚。2002年6月20日,一审法院裁定双方不得离婚。拒绝那个人的要求。原告对一审判决提出上诉。2003年2月20日,二审法院裁定离婚并分割财产。在审判过程中,这位妇女发现夫妻共同财产的数量比她想象的要少得多。由于该妇女没有参与该企业,她无法提供该男子企业的会计记录和财产状况。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法院根据现有证据分割了丈夫和妻子的共同财产。

至于男人声称自己有第三者,因为女人不能提供足够的证据来证明,她不能声称男人有过错而要求精神损害赔偿。

庭审期间,原告提供了向朋友借钱的借据和朋友的证言,法院决定以夫妻共同债务的方式偿还债务。在第二次审判中,该男子将他经营的两家企业转让给他人,该女子认为转让价格太低。然而,由于该女子无法证明,法院决定按照转让价格分割。

判决生效后,该男子采取了各种措施,不履行有效判决规定的义务。所以根据判决,这个女人不能享受她的权利。绝望中,这名妇女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006年10月,该妇女发现该男子隐瞒了丈夫和妻子的共同财产,在离婚诉讼中,该妇女不知道该财产的存在。鉴于这一事实,该妇女于2007年4月提起诉讼,要求再次分割财产。本院认定,2002年12月20日,张先生离婚诉讼二审期间,出具了朝阳区房屋产权证,该房屋以贷款方式购买,首付30万元,贷款40万元。起诉时,房价约为100万元。以张先生的名义注册。该财产是在婚姻存续期间购买的,因此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应依法分割。法院裁定该房屋归该男子所有,该房屋的贷款由张先生承担。因为这个人隐藏了财产,所以他应该得到更少的分数或者没有区别。法院命令张先生向杨女士支付35万元的住房折扣。

 问题分析

这是离婚后的一个典型案例,当一方当事人被发现藏匿、转移、出售、破坏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企图侵占另一方当事人的财产时,另一方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第四十七条离婚时,一方隐匿、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者伪造债务,企图占有对方财产的,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隐匿、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者伪造债务的一方可以分割或者分割。离婚后,另一方发现有上述行为之一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重新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第三十一条当事人根据婚姻法第四十七条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诉讼时效为二年,自当事人发现之日起计算。

处理重新分割请求的前提是,一方不知道或没有足够证据证明一方隐藏、转移、出售或损坏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企图占有另一方的财产。此外,还有几个问题值得注意:

首先,分割的范围只应针对隐藏、转移、出售或毁损的财产,而不应包括合法分割财产的合理部分。首先,我们应该注意《》使用“重新分段”而不是“重新分段”。既然是“再分割”,即第二次分割,就只能针对不可分割的部分,而不是全部;
第二,分割部分,大部分法律文件已经生效并得到实际执行。根据诉讼法的规定,变更生效法律文书的内容应当是审判监督程序,而不是一审程序。也就是说,一审程序不能改变生效裁判所确定的内容,这是保证裁判文书既判力的基本要求。结合本案,杨灿女士主张夫妻分割的共同财产仅限于这一财产。
[!--empirenews.page--]

二审生效判决分割的财产不能要求再次分割。

第二,财产的价值应当以离婚时的价值为基础,并参照行使请求权时的现值。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商品价格不断变化。因此,在不同的时间点,未经授权非法处置的财产的价值表现是不同的。经过一段时间后,一些商品出现大幅上涨,而另一些商品出现大幅下跌,尤其是股票、房屋、汽车和其他大宗商品。因此,在审理此类案件时,重新确立财产分割的价值参照点尤为重要。笔者认为,应以离婚时即离婚案件判决或签署时的财产价值为价值基准,在行使请求权时应参照资产的现值(而非净值)。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既体现审判的公平与正义,又能达到惩罚罪犯、保护受害者的立法目的。在这种情况下,房地产在2002年仅值70万元。但是到2007年,这个数字已经达到了100万元。因此,应以离婚案件的判决或财产的价值为价值基准,在行使请求权时参照资产的现值。

第三,诉讼时效应受两年的一般时效管辖,从权利“知道或应该知道”受到侵犯之日起算,应适用20年的最长时效。对离婚中隐匿、转移、变卖或毁损财产的性质有两种不同的理解:一种是财产所有权纠纷,另一种是侵权纠纷。基于这两种理解,对于是否适用诉讼时效有两种不同的观点:前者认为所有权是一种世界范围内的权利,因此不应有诉讼时效的限制;后者认为,普通诉讼的两年时效应根据侵权行为适用。作者倾向于后一种观点,原因如下:1 .非法处置夫妻共同财产不仅侵犯了对方的合法财产权,也侵犯了对方的知情权,应当构成侵权。2.设立诉讼时效制度的初衷是为了在一定程度上维护社会经济秩序的稳定,促使权利人及时主张权利。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诉讼时效的适用被排除,受害人被允许随时主张自己的权利,时间长了,有些财产会很容易改变,有些会丧失。离婚时很难确定财产的价值,这将不可避免地给诉讼带来很大的麻烦。

这告诉双方,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有一个法定时效,期限为两年,从发现的第二天开始。也就是说,权利的行使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超过时限,它将失去获胜的权利。本案中,杨女士于2006年10月发现张先生藏匿该房产,并于2007年4月起诉要求重新分割。遵守诉讼时效。

第四,错误的一方应该分裂或分裂。离婚时,如果配偶一方未经许可隐藏、转移或处置夫妻共同财产,可以分割或分割。被告的行为是隐瞒夫妻共同财产。应该少分或不分。在本案中,法院考虑了张先生在分割时给予杨女士更多分数的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