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在离婚审判中,双方对离婚和子女抚养没有任何模糊的概念,但当夫妻分割共同财产时,法官认为离婚案件应该中止,双方只有在与父亲进行分析诉讼后才能继续分割离婚财产!

案情

方芳和朱竹正在打离婚官司,他们之间没有关于离婚和抚养孩子的纠纷。

当谈到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时,有一个障碍。法官说这个案子现在不能审理,只能先暂停审理。你俩和方芳的父亲将打一场离婚官司。之后,我们将继续审理离婚案。

方方立即将他的父亲和朱竹作为被告,并向地区法院提交了诉状。芳芳与朱珠及其子女共同居住的房子是他们两人和芳芳的父亲共同购买的,所有权属于三人。既然他们要离婚了,分房是很自然的。审理离婚案的法官说,你应该先分析方方父亲的份额,然后才能在离婚案中分配你的共同份额。地区法院判决后,父亲向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审理分析生产上诉案的法官袁跃泉说,你们三个都想要这栋房子,不可能一个一个地砍掉。目前的情况是,芳芳已经找到了另一所房子,与朱珠分居多年,而朱珠和她的孩子们一直住在那里,而芳芳的父亲一天也没有在那里住过。因此,方方的父亲只能得到房子的折扣而不是这栋房子。最后,以袁法官为审判长的合议庭裁定,上述房屋的产权归芳芳和所有,芳芳和应向芳芳的父亲支付相当于房价三分之一的房屋折价。此后,方方与朱竹的离婚案恢复审理。

法官解析

很明显,芳芳和朱珠的离婚案应该解除他们的婚姻关系。随着他们婚姻关系的解除,有必要分割房子。由于该房屋是芳芳和芳芳父亲共有的财产,离婚案件无法解决。法院既不能判决方方父亲的财产,也不能在离婚案件中增加一个与解除婚姻关系无关的人作为当事人。离婚案件应以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方式分割房屋,并应首先解决夫妻共同财产在该房屋中的权利形式,即方方及其妻子是否取得房地产或取得房地产折价;如果你得到了房产,你应该分析一下其他共有人,即方方的父亲,从共有房产中享有的权利。这就是为什么离婚案件应该暂停,并在完成劳动分析后恢复。那么,在生产分析的情况下,为什么只有芳芳和朱珠的共同部分和芳芳父亲的部分被清楚地定义,而不是一次被分成三个部分呢?由于芳芳与朱珠的婚姻关系在房产分析案的审理过程中并未解除,房屋所有权仍以夫妻共同财产的形式存在。芳芳或朱珠能否得到房产,必须在离婚案件中按有关规定解决。至少可以说,即使他们各自拥有三分之一的住房产权,他们也是夫妻的共同财产。因此,如果他们想明确划分房屋产权,他们只能在离婚时解决。至于芳芳的父亲只能得到房子折价的原因,是因为如果房子分成三份,房子的使用功能就会丧失,而芳芳的父亲在别处有另一套房子,从来没有住在这套合住的房子里。买房的目的和现实最初,这栋房子是芳芳和朱珠的家庭使用的。现在,把芳芳和朱珠共同拥有的钱换成芳芳父亲的房产产权是一个合适的解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