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汉的女儿和妻子因工负伤去世后,仅女婿一人就拿走了全部赔偿金23万多元。两个老人起诉要求10万元。前天,丰台法院审理了此案。

在法庭上,魏先生说这笔钱应该给他的岳父,但目前,他的家庭陷入困境,他的妻子欠7万至8万元的医疗费。

他还有老人和女儿要照顾,孩子们需要钱去上学,所以他们暂时不能给岳父太多钱。他们只同意每月支付200元,直到他们的养老金到期。

在王老汉和他的妻子指控魏先生拿走了赔偿金后,他们还对他们撒谎说他们没有拿走。他们声称自己都是农民,没有工作能力,也没有养老金。女儿死后,他们只剩下一个儿子,坚持要魏先生支付10万元。

因为双方的分歧太大,法庭调解不成功,判决将在另一天宣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