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巫山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5)山民初字第40号

原告毛玉妍,女,1984年9月26日出生,汉族,巫山县人,农民,住巫山县龙井乡十里村4组。

委托代理人杨,男,1949年12月19日出生,汉族,巫山县人,个体工商户,住巫山县巫峡镇工业小区1号楼1单元2-2室。

被告谭发金(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男,1981年9月26日出生,汉族,巫山县人,农民,住巫山县龙井乡青窝村3组。

法定代表人谭(谭发金之父),1954年3月3日出生,汉族,农民,巫山县人,住址同上。

法定代表人毛(谭发金之母),1950年2月25日出生,汉族,巫山县人,农民,住址同上。

2004年12月15日,原告毛玉妍与被告谭发金向本院提起诉讼。当庭受理后,吴、法官依法担任审判长,与、法官组成合议庭,共同负责本案的审理。审判于2005年3月11日通过普通程序公开进行。原告毛玉妍及其委托代理人杨,被告谭发金的法定代理人谭、毛到庭参加诉讼。此案现已结案。

原告毛玉妍称,原告与谭发金在三代以内有血缘关系,2000年,原告年仅16岁时,两人被介绍建立了爱情关系。2002年1月,原告开始以夫妻的名义与被告共同生活。2004年4月20日,她生了一个女儿,名叫谭咏麟。在同居期间,由于性格不合和家庭琐事,双方经常发生纠纷,被告经常打骂原告,导致双方家庭争吵,原被告和被告不能再住在一起。特别起诉要求,第一,同居前的财产属于对方,而同居后的财产则分割在一起;二是女儿由被告抚养,原告不承担抚养费;三、本案的法律费用由被告承担。

为了证明原告主张的事实,原告在举证期限内向法院提交了以下证据材料:

1.原被告和被告家庭财产清单,用于证明原被告和被告同居期间的家庭财产。

2.毛语嫣的常住人口登记卡用于证明毛语嫣的基本身份。

被告谭发金辩称,我与原告的关系是基于血缘关系。从我小时候起,我们就在一起玩耍,并建立了深厚的感情。然而,法律规定我们不能在这种婚姻中获得结婚证,但原告一再坚持,只要我们喜欢,我就同意这种没有结婚证的婚姻。2002年第一个月,我去山西挖煤,原告经常打电话给我带她去山西。同年8月,我和原告回家并住在一起。同年11月,原告流产。同年12月,双方回家举行婚礼,然后以夫妻的名义住在一起。2003年,他们再次去山西挖煤。我的头和左背在煤矿坍塌中受伤,他们在煤矿中被救出并接受治疗。煤矿赔偿了我7000元的更新费,然后回家治疗。回家后,原告看到我的脸很难看,我的左背也残废了,所以她对我怀恨在心。煤矿补偿了我治病的钱。她拒绝让我治好我的病,坚持要建一所房子。如果我不同意,她发誓不给我食物。除了服从大楼,我别无选择。

我还没有从疾病中恢复过来,由于缺少建房的资金,我负债累累,日夜焦虑和疲惫,这使我患上了精神病,日夜奔波,胡言乱语,殴打他人,完全失去了知觉。经过各种治疗,我的病情有所好转,但是

2.2 . 2004年9月20日《巫山船务公司健康中心证明》和2004年11月18日《巫山中医医院疾病诊断证明》,用以证明被告谭发金患有精神疾病。

3.巫山县中医院有3张处方,10张发票,金额1001.4元。

4.一份欠款清单和三张借据(包括邓传华500元、黄明辉500元、邢广平300元),共计12171元现金和部分实物。

为了证明案件的客观事实,法院依职权收集了下列证据材料,并在审判期间出示:

1.2004年12月15日和2005年1月11日讯问毛语嫣记录;

2.2005年1月11日对谭、和毛的讯问笔录;

经过庭审质证,被告认为这两栋老房子应该归其父母所有。那一年,收入只有400公斤玉米、两袋小麦和1000公斤土豆。此外,被告必须生活在那一年,他对其他人没有异议。被告对法院收集的证据没有异议。原告对被告提交的第1-3号证据材料无异议,认为第4号证据材料债务不多,以谭的名义向龙井信用合作社借款本息3230元;邹是在800元和培根22公斤;邹启宇是46磅猪,占184元;邹是在150元和培根24公斤;邹启龙有24磅熏肉;邹厚权在70元;罗品华在95元;丁法兴是60元;邹琪满60元;邓传华在500元;刘兵高42元;一共5191元,70公斤熏肉是真的。原告认为向谭宗古借款4500元不清楚。如果被告被治愈,以处方和发票为准。原告不清楚被告主张的其他债务,并声称原告向毛家源借款800元。原告对法院收集的证据没有异议。
[!--empirenews.page--]

根据原、被告的证明和质证,法院认为原告出示的证明1是原告自己的陈述,本案中可以与其他证据相互确认的部分可以作为证据;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明2没有异议,法院确认其具有证明效力。被告出示的1-3号证据来源合法,内容真实,经本院确认具有证明效力;对于原告在被告提交的证明4中否认的部分,由于没有其他证据支持,该部分没有证明效力,其余部分与本案有关,可以作为法院结案的依据。

根据本院确认的证据和原告的主张,我们发现:

原被告和被告是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2002年,他们被引入建立爱情关系。2003年1月20日(农历18月),他们未经登记就以夫妻的名义住在一起。他们住在一起时,原告只有18岁。2004年4月20日,她生了一个女儿,名叫谭咏麟。原告同居前的财产包括5张被盖的床、2张被丝绸覆盖的床、2张被毛毯覆盖的床、4张被床单覆盖的床、1张被毛巾覆盖的床、2对枕头、5对枕巾和一些日用品及炊具。被告同居前的财产包括一套高级组合家具、一个橱柜、一张茶几和一张席梦思床。同居后,六栋一层一层的砖混房屋加在一起(造价约2亿元)。共同生活期间,双方无债权,仍欠连带债务6992.40元(谭贷款本息3230元,邹800元,邹启瑜184元,邹150元,邹厚权70元,罗品华95元,丁法兴60元,邹启满60元,邓传华500元,刘500元2004年2月,被告谭发金开始患精神疾病,由巫山县中医院治疗。在此期间,被告的父母帮助借款给被告治疗。在.期间

我们认为,原被告和被告是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这是法律禁止婚姻的情况,他们的婚姻关系不受法律保护。因此,原告要求原被告和被告同居前的财产应归对方所有是符合法律的,本院予以支持。原告与被告同居期间共同建造的房屋不易分割,房屋归被告所有,原告份额的价格由被告补偿;被告在病重时生活困难,因此在分割财产时应给予适当的照顾;普通债务应依法一并清偿,但被告住在一所房子里,债务主要用于建房和对被告的治疗,因此被告偿还全部债务更为合适。同时,被告应分享更多的财产份额,相当于原告在分割财产时应承担的债务;原告对债务的偿还负有连带责任。原告要求被告抚养他的女儿谭咏麟,原告不承担抚养费的要求。由于谭咏麟仍在护理,而被告仍在生病,法院裁定谭咏麟将与原告生活在一起,被告应承担相应的抚养费。由于原审被告2004年的农作物收入数额不大,价值不大,被告在该年仍需正常生活,此处不考虑分割,任何盈余归被告所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条第一款、第十八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七条、第三十九条第一款、第四十一条、第四十二条、第一条第二款,判决如下:

首先,原被告和被告同居前的财产属于彼此。

二、女儿谭咏麟与原告同住,被告每月支付80元,从2005年5月1日开始支付。2005年5月1日至同年12月31日的抚养费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由被告一次性支付;2006年以后,被告将在每年6月30日和12月31日之前每六个月支付一次抚养费,并支付半年的费用,直至谭咏麟年满18岁。

三。原被告和被告在同居期间的共同财产归被告所有,被告应向原告支付3000元的房屋折价,并在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付清。

四、连带债务6992.40元,70公斤熏肉由被告偿还,原告承担连带责任。

本案受理费50元,其他诉讼费450元,共计500元,由原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提出申诉,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复印,向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同时,500元的诉讼费应直接支付给医院。如果在提出上诉后上诉期满后七天内没有预付上诉费,上诉将自动撤回。

本判决生效后,债权人可以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一年,从法律文件规定的履行期限的最后一天起计算。

吴法官

张建玲法官

刘长明法官

2005年4月20日

簿记员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