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本案当事人在短时间内频繁借款,金额巨大,超出了家庭日常代理的范围。法院认定,该贷款不能被视为夫妻共同债务,因此被视为个人债务,这保护了无辜第三方的权利,并对恶意借款造成了沉重打击。这种情况很典型,它警告债权人在借钱时要保持警惕。并非夫妻存续期间的所有贷款都可以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案例]

原告潘某。

被告李某。

被告吴某。

被告李(女)与(男)于1990年1月结婚。婚后,因为李经常参与赌博,夫妻经常吵架。1997年,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与李离婚,经法院调解和解。后来,出去工作,李在家照顾孩子。因为李经常参加赌博活动,双方吵了一架,李留下一封信,离家出走。2008年12月,起诉李离婚。

2008年10月4日,李向原告潘出具借条,称“借潘5000元”;10月7日,向潘发出两笔借款,分别为:“向潘借款6000元”和“向潘借款17000元”;10月16日,潘被扣款两笔,均为“借潘3000元”;10月27日,向潘发放贷款,内容为:“向潘借款14,000元”;还有一张没有明确贷款日期的借条,上面写着:“向潘借款3000元”。李尚未支付上述款项。

在另一次调查中,姜等6人分别起诉,要求李、返还本案16.8万元,并提供了李于2007年12月12日、2月22日、3月23日、3月17日、4月25日、5月11日、20日、10月4日、7日、9日、10日、16日出具的证明文件。

潘因业务需要向李借款,起诉李、要求其返还54000元(原审放弃3000元)。

据理力争:我不认识潘,我的家人也从未有过任何商业活动。

李的借款与我无关,李的借款从未用于家庭生活,不能作为夫妻共同债务。在此期间,李不仅向潘借钱,而且还向蒋、顾、陆借了几十万元。我已第二次向李提起离婚诉讼,要求法院驳回潘要求我承担还款责任的主张。

李(送达通知)没有回复。

[试用]

经审理,法院认定李向潘借款,并有借据,该借据属实,应予认定。李应偿还贷款,但李尚未偿还,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潘在法庭上放弃了他的主张,即没有3000元的原始借据,这并不违法,是允许的。支持潘要求李偿还到期贷款51,000元的主张。李要求承担连带还款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第41条,离婚时,原由共同生活的丈夫和妻子承担的债务应一起偿还。确定它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一是看夫妻是否有共同借款的意愿,二是看夫妻是否分享债务带来的利益。本案中,表示不认识潘,不了解贷款情况,贷款上没有的签名,不能证明贷款是和李的共同意思;李在一定时期内借了大量的钱,现有的证据不能证明这笔贷款是用于家庭生活,也不能证明分享了这笔贷款带来的好处。最高人民法院第《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若干问题的解释(二)》号法第24条推定夫妻对不能根据共同生活的性质确定的债务负有连带债务。也就是说,当夫妻共同生活的性质的真相不清楚时,很难确定这是否是夫妻的共同债务,可以推定为夫妻的共同债务,特殊情况下的举证责任由夫妻双方承担,其法律依据是日常家务的代理权和禁止反悔的代理权。当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是夫妻共同债务时,债权人应当承担举证责任,证明债务人的行为是夫妻共同债务,也就是说,只有在构成明显的代理后,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24条时,应谨慎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超过合理数额的贷款不应简单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本案中,李在短时间内频繁借款,数额巨大,超出了日常家事代理权的范围,不符合表见代理的构成要件。因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24条的规定,不应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应由李返还51000元。因此,潘要求承担连带清偿的诉讼请求,并拒绝予以支持。因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64条、第130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5条、第108条的规定,判断为:1。李向潘贷款人民币5.1万元。
第二,驳回潘的其他主张。

判决后,双方都没有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