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本案中,离婚三年半后,再次发生财产纠纷,原告要求夫妻共同财产再次分割。被告拿着离婚协议,辩称当夫妻离婚时,他们就夫妻的共同财产和债务达成了明确的协议。然而,被告还出示了离婚协议,两者都有与原件相同的公章。面对两项协议,法院会做出什么样的判决?

当事人结婚7年后离婚,离婚三年半后纠纷再起

离婚三年半后,陶志强向宝安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夫妻共同财产再次分割。陶志强说,当他和舒兰离婚时,舒兰曾提议暂时不要分割他们的房子,然后卖掉后再分割。陶志强同意了。然而,在2005年,舒兰卖掉了他们的房子,没有给他一分钱的房款。此外,在他们结婚期间,舒兰还私下买了一栋房子和一辆汽车。因此,陶志强请求法院下令分割舒兰占有的夫妻共同财产。

在法庭上,舒兰拿出《离婚协议书》,辩称在离婚时,双方已就如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和债务达成明确一致。

随后,舒兰出示了相关证据,称她买了他们的房子,并借了装修款,但尚未还清。当谈到另一处房产时,舒兰有点激动:“当我们第一次买下那处房产时,我们只有一个女儿,他们关系很好。我说,现在房产很便宜,再买一套吧?陶志强同意了,所以我买了这套房子。还有车。我们在2002年6月买的,车停在我们社区。陶志强经常开车去上班或做生意。社区管理办公室可以证明这一点。他为什么说我私下买的?陶志强完全颠倒黑白了。此外,我和陶志强已经离婚三年半了。《最高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明确规定:“当事人依照第四十七条的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诉讼时效为两年,自当事人发现之日起计算。”因此,陶志强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主张已经超过了法定时效,法院被要求驳回陶志强的主张。"

两份不同的离婚协议

在法庭上,陶志强和舒兰分别提交了一份《离婚协议书》,两份《离婚协议书》于2003年4月30日形成,均由夫妻双方签字,并加盖民政部门“与原件一致”的印章。不同的是,陶志强提交的是手写的,舒兰提交的是打印的。《离婚协议书》的两个副本在离婚原因、子女抚养、债务等方面是一致的,不同的协议除外。在陶志强提交的《离婚协议书》中,夫妻双方的共同协议是:“双方没有共同财产。”在舒兰提交的《》号文件中,夫妻共同财产分割的协议是:“房子的财产属于妇女。”

法院与宝安区民政局就同一离婚协议调查了两起不同的《》案件。根据文件搜索,两个不同的《书》是正确的。宝安区民政局对宝安法院的答复是:“以双方提供的打印件《书》为准。”

法院判决

经审理,法院认定,在陶志强提供的《离婚协议书》中,夫妻共同财产分割的约定是:“双方没有共同财产。

”从本案已核实的情况来看,该协议明显与客观事实不符,因此本《离婚协议书》不应作为本案结案的依据。

在舒兰提供的《离婚协议书》中,夫妻共同财产分割的约定是:“房屋的财产属于妇女。”本协议对夫妻在陶志强和舒兰的共同财产有相应的约定,因此本《离婚协议书》是合法有效的,法院将予以接受。最终,舒兰赢了。

律师点评

证据要支持诉讼请求

本案是夫妻登记离婚后的财产纠纷。登记离婚后的财产纠纷有两种类型:一种是双方登记离婚时,一方对财产分割表示后悔,可以要求变更或解除财产分割协议。本案中,原被告与被告于2003年4月30日登记离婚,原告于2006年12月下旬对此案提起诉讼。因此,如果原告改变或取消离婚时达成的财产分割协议,显然超出了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从原告的申诉来看,陶志强没有为此提出申请。
第二,离婚时,一方隐瞒、转移、出售、损坏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企图占有对方的财产,如果对方发现上述行为,可以要求重新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在这种情况下,原告的起诉属于第二类。

在这种情况下,根据汽车登记和房地产许可证上注明的时间,很容易看出它是在夫妻关系存在期间购买的。对于房屋和车辆等大宗物品,如果舒兰是私下购买的,则应提供相应的证据,但陶志强提供的证据显然不能支持其索赔。
[!--empirenews.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