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有一天,法律修改之后,可能会认定:股权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但到今天为止,股权还不是夫妻共同财产。

本文讨论的前提是:用夫妻二人的共同财产投资入股一家有限责任公司,丈夫一人登记为公司股东,妻子不是公司股东。

为何股权不是夫妻共同财产?

因为股权不只是财产。民事权利包括物权、债权、人格权、知识产权。股权是债权和人格权的杂交品种。当然,股东通过行使股权,能够获得财产。但股权不等于财产。既然股权不等于财产,我们当然不能直接把股权当作夫妻共同财产。

为何股权不等于财产?

股权等于股东资格。股东有什么资格呢?主要有两点资格:一是请求分配股利、剩余财产的资格。二是参与公司管理、决策的资格。

前面的资格,在法律上叫债权请求权,这是股东跟公司之间的关系,公司欠股东的债。

后面的资格,在法律上叫人格权,这是股东基于自己的身体、名誉、信用等人格魅力,得以与其他股东共同治理公司的权利。

股权的本质是什么?

投了资,成了股东,有了股权,不一定能赚到钱。股东能不能赚钱,关键看公司经营的好不好。公司经营的好,各位股东才有钱赚。所谓“家和万事兴”,股东和和睦睦、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公司的发展才能蒸蒸日上。这叫什么?这叫“人合”。

有人说,公司是资金的联合体。这种观点是错误的。

公司是“股东”的联合体,是人的联合体。如今,成立一家公司,注册资本实行认缴制。说白了,有没有钱不是必需的。股东之间互相信任最重要。这越发体现了公司的“人合”属性。

夫妻离婚,没有股东身份的妻子,能否要求分割股权,成为公司新股东?

妻子不能直接要求分割股权。但是,妻子可以通过两个步骤,实现分割股权的目的。第一步、要求分割股权所对应的“出资额”。第二步、要求按照分得的出资额登记为新股东。

当然,如果妻子想登记为新股东,需要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其他股东不同意的话,还享有优先购买权。如果其他股东不同意妻子成为新股东,妻子只能拿钱走人。

当妻子遇到这种情况,可能会感觉很委屈,明明是用夫妻共同财产投资入股的,自己想成为新股东,却还得需要其他股东同意才行。但没办法,此时此刻,法律侧重保护了公司的“人合”利益,妻子只能受一些委屈。

当然,妻子的委屈不止于此。哪怕妻子只能拿钱走人,具体能拿多少钱,也存在变数。

假如其他股东不同意妻子成为新股东。这种情况下,妻子只能拿到对应的股权转让款后离开。

但问题的关键是,股权转让款怎么计算?有些公司为了避税,每年的财务报表做的极其可怜,没有利润,甚至亏损。实际上,公司赚了很多钱。

可是,作为妻子一方,并不参与公司经营,压根不知道公司的具体情况。在股权估值时,妻子自然会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

如何对股权进行估值?方法有很多,比如私下协商、公平竞价、司法评估、参考市场价等。在具体案例中,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灵活应对。

丈夫瞒着妻子,私下转卖股权,如何定性?

司法实践中,存在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有人认为股权转卖合同有效,因为丈夫是名正言顺的股东;还有人认为股权转卖合同效力待定,丈夫属于无权处分。

两种观点比较而言。笔者同意前面的观点,合同有效。在商业交往中,效率优先,权利外观很重要,假如在股权转让的场合,受让人必须要提前核实股东夫妻财产共有现状,无形之中会给受让人增加很多负担。毕竟财产共有是一种比较常见的现象,且表现形态多种多样,既包括夫妻共有,也包括其他第三人共有。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丈夫构成无权处分也有一定道理。相对于妻子的应有份额,丈夫其实是一个“名义股东”的身份,妻子是实际出资人。名义股东与实际出资人是一种股份代持的关系,名义股东处分股权,理应得到实际出资人的授权,否则就构成无权处分。当然,即使是无权处分,满足法定条件,股权受让人仍然可以主张善意取得。

丈夫突然去世,妻子是主张继承股权?还是主张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当然是继承股权(股东资格)。法律规定,如果股东去世,他的继承人可以依法继承其股东资格,也就是股权。而且,其他股东无权否决,也没有优先购买权。

丈夫去世后,假如没有遗嘱,启动法定继承,妻子作为第一顺位继承人,当然可以继承丈夫股东资格。假如,除了妻子,还有其他第一顺位的继承人,几名继承人平均分配死者的股权。

这时候,有人可能会质疑:怎么能均分呢?死者的股权是用夫妻共同财产换来的,应该先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再把死者的个人股权份额在第一顺位继承人中予以均分。作为妻子来讲,肯定不能这么做。一旦这么做,其他股东可能会乘虚而入,主张优先购买权。最终受损的,只能是孤儿寡母的利益。